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资讯中心 >

陶艺作品名翻译问题研究

作者:德扑游戏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6 09:05

  陶艺作品名翻译问题研究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。陶艺作品名的翻译问题研究 摘要 随着我国与国外艺术交流的不断增多,各类现代陶 瓷艺术展开始走出国门,面向世界。在向国外推介中国陶瓷艺术的 同时,我们要重视陶艺作品名的翻译。本文通过研究大量的翻

  陶艺作品名的翻译问题研究 摘要 随着我国与国外艺术交流的不断增多,各类现代陶 瓷艺术展开始走出国门,面向世界。在向国外推介中国陶瓷艺术的 同时,我们要重视陶艺作品名的翻译。本文通过研究大量的翻译实 例,总结出陶艺作品名翻译中存在的三个问题,同时探讨了相关翻 译策略,以期译者在具体实践中能运用相关方法,更好地传达陶艺 作品的意境。 关键词:陶艺作品 翻译 处理策略 中图分类号:h059 文献标识码:a 2009 年 5 月,“中国景德镇陶瓷艺术作品展”在位于巴黎的联合 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开幕,这充分反映了景德镇向外进行陶瓷艺术宣 传方面所取得的可喜成绩。与此同时,景德镇这片陶瓷圣土也敞开 大门,迎接八方宾朋,并且举办了形色各异的陶艺作品展。在举办 现代陶艺展时,作品的翻译非常重要,但还是存在不少问题,如: 文化词汇的翻译;故事历史文化背景的缺失;作品的意境传达失误; 以偏概全等。陶艺作品名翻译绝非易事,译者一定要认真对待。 一 陶艺作品的命名特点 追求意境美,是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和诗词歌赋中鲜明的特色,在 艺术作品的标题中,不采用直接命名的方法而运用比喻、暗示、象 征等手法往往能起到使人豁然开朗的欣赏效果(宁钢,1998)。一 件优秀的陶艺作品不但要有良好的主题和富有感染力的手法,而且 还应拥有一个好名字,这不但能体现作品的艺术价值,更能给人以 美好的艺术享受。在现实生活中,有的陶艺作品寓意新颖,具备较 强的艺术感染力,而命名却平淡直白,不能很好地展示作品的思想 内涵和艺术魅力,如以柿子为题材的陶艺作品往往叫做《万事如意》 等。在陶艺作品的命名问题上,陶艺家们惯用的方法有: 1 根据作品表现的主要内容及其文化内涵来命名 陶艺家们精心构思后赋予作品恰当优美、生动活泼的名字,这些 名字大部分采用古典诗词中的名句来点缀作品的主题内容,充实作 品的主题思想,在表现山水花卉题材时用得更多,例如,秦锡麟教 授的《昔日的光辉》和戴荣华大师的《百叶寿桃晚更红》。此外, 陶艺作品命名时多赋予其一定的哲理性。我们在欣赏陶艺作品时, 看到的不仅仅是陶瓷和画面形象,还要感受到它有一种无法形容的 思想境界,给命名者以再创作的空间,其中有些强调含蓄和婉约, 讲究诗意和意境,文字上更是尽量赋予美好的寓意和愿景,如在给 山水为内容的大型陶艺作品命名时,用《山外青山多胜境》和《江 山独秀》寄情山水,令人回味无穷。陶艺家在给田园风光、鸟语花 香、山清水秀、雾中之花、少女、爱情或夕阳余晖等体裁的作品命 名时,尽量使名字充分体现出优美、温柔宽松的意境,避免太强烈 的刺激,以便给读者留下思考和猜测的余地,如作品《夜》和《彩 练当空》等,命名都充满诗情画意。 2 按装饰手法和内容来命名 在陶艺作品命名中,按装饰手法来命名的比较普遍。通过装饰手 法,达到丰富美化人们生活,进行物质文化艺术交流的作用。陶瓷 装饰手法多样,不拘一格,通常有青花、釉里红、古彩、粉彩、斗 彩、新彩、釉下五彩、青花玲珑等,而青花瓷、玲珑瓷、斗彩和眼 色釉则是景德镇四大传统名瓷,在陶瓷界享有较高的地位。近些年 来,陶艺大师们与时俱进,不断创新,使得装饰手法从原来单一刻 画花、单一色釉装饰走向多元化,装饰内容更加贴近民生民意,表 达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,如用“鹿”与“禄位”之“禄”的两音 相谐,以“鹿”图案来装饰,经过艺术加工,藉以表达“福、禄、 寿”的“吉祥寓意”。此外,文字嵌入法的运用如“青鸾献寿”、“延 年益寿”等也蕴含着吉祥寓意。陶艺作品在表现主题的同时,在命 名方面也把装饰手法融合进来,如:新彩“秋韵”瓶、斗彩缠枝莲 纹贯耳瓜棱瓶、釉里红三鱼碗等。 二 陶艺作品名翻译中的问题 陶艺作品的命名都需要陶艺家们的精心构思,那么对于它们的英 译,译者也应认真对待,尽量把作品名的精髓和意境表达出来,而 这需要大量的实践和理论学习。笔者通过对一些作品翻译的总结分 析发现,在陶艺作品名的翻译中存在以下三方面的问题: 1 翻译中汉语词汇的文化韵味缺失严重 翻译是一种特殊的语言交际过程,其媒介是不同的语言文化,当 信息源与信息的最终接受者之间存在着语言和文化鸿沟时,译者无 论采取何种手段,都无法做到译文和原文尽善尽美的对应(廖七一, 2000)。有些英汉词汇的文化内涵不同,经过语码转换之后能被交 流双方所理解,而并不影响交流。但是,当一种源语文本或单位不 能翻译成另一种语言或单位,实现不了使用两种不同语言的人群之 间的沟通或理解时,即为不可译性。不可译性是外来词中“顽固的、 未物化的、未分解的、未被扬弃的”成分(陈永国,2003)。 按照约翰·卡特福的观点,不可译性分语言上的不可译性和文化 上的不可译性。语言的不可译性指在语言形式方面,译语没有与源 语文本相对应的形式特征;而文化不可译性产生的原因归纳为:“与 原语文本功能相关的语境特征在译语文化中不存在 (catford,1965)。” 在有些陶艺作品名的翻译当中,其中的个别汉语的文化韵味比较 浓厚,与英语中常用的词汇意义上不完全对等,需要创新处理。如 李磊颖教授的作品《牧童迎春》,瓷盘的主体是小牧童骑在水牛上 面吹笛子,主题词“牧童”不能轻率译为 cowboy,因为中国的牧童 和美国的西部牛仔不管是在个人形象还是在职责上都相距甚远,外 国观者是很难把画中的小孩跟他们的牛仔等同起来的。再如,“岁 寒三友”图首见于元代景德镇的青花、釉里红瓷器上,大都出现在 梅瓶、长颈瓶和瓷罐的腹部上(朱顺龙,2003)。“岁寒三友”如果 简单译为 three friends of winter,外国人还是会不明所以,因 为在西方文化中,松树、竹子和梅花不过是普通的植物,之间似乎 没什么联系。而在中国人眼中,坚毅不拨的青松、挺拨多姿的翠竹、 傲雪报春的冬梅都有不畏严霜的高洁风格,而“岁寒三友”也用来 比喻忠贞的友谊。这种富含中国文化意蕴的词汇,如简单照字面翻 译,词语中的文化内涵则几乎丧失殆尽,这是典型的文化不

德扑游戏
上一篇:瓷器艺术赏析     下一篇:景德镇陶瓷花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