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资讯中心 >

文物志这是什么马?如此“萌萌哒”

作者:万喜堂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12-22 12:16

  近日,“2020中国网络诚信大会”在曲阜召开,来自全国各地的嘉宾,在孔子博物馆考察活动中,被一匹从战国“奔”来的黄玉马所吸引。

  这件战国圆雕黄玉马摆件(右图),为黄玉质,圆雕立马。长5.8厘米,宽1.7厘米,通高5.7厘米,如小孩儿的拳头般大小,仅重50克,但雕琢神形兼备,观之栩栩如生。

  玉马昂首挺胸,张目前视,钻双孔为鼻,马口微张,脑后马鬃呈竖棱突起,马尾卷曲打髻,腿部肌肉清晰,马蹄分明,前腿直立,后腿微曲,站立于方座之上。

  简练的外形下,制作者以阴线刻和浅浮雕的技法刻画出马的双眼、口、鼻、双耳以及鬃尾等细部,面部是温润的青黄色,棕褐色的沁斑被借用在胸、臀、尾等部位,以“俏色”工艺将皮毛的色泽和纹理呈现了出来。既神韵天成,又颇具雕塑艺术效果。玉马足下底座,既可保护马的四足,亦可增强器物的稳固性,工艺精湛,别具匠心,弥为珍贵。

  圆雕玉器是在商代后期发展起来的,多为人像和各种动物的立体圆雕,细部以阴线刻和浅浮雕表现;西周圆雕玉器较少,且多为小型,纹饰常以简练刚劲的线刻表现;春秋战国时期有许多动物造型圆雕玉器,一般形体较小,种类较多,主要有牛、羊、马、猪、狗、兔、鸭等,大多当佩饰。

  黄玉马是1978年在鲁国故城遗址考古发掘出土的精美玉器之一。出土古墓在今曲阜市孔林林道西侧的“望父台”墓地的西南。经研究考证,确定为战国晚期墓。根据黄玉马在墓中出土的方位及同时出土的带钩、铜镜等器物,可确定此器是装饰艺术品。

  战国时期,由于铁工具的出现及普遍使用,带动了琢玉工具的变革和技术的进步,琢玉技法更加多样化,并能将各种手法有机地结合到一件器物上加以运用。黄玉马的琢制就是采用写实的表现手法,熟练地运用了圆雕、阴线刻、浅浮雕、“俏色”等技法,刻痕清晰、干净,线条简洁流畅,钻孔匀称光滑,器表面打磨、抛光极其讲究,琢磨细致圆滑,光泽度很高,“俏色”技法的运用,使马的形象更加生动逼真。

  战国圆雕黄玉马摆件出土,丰富了现有战国时代玉器收藏,也丰富了以马为题材的艺术品收藏,为我们进一步了解和认识这一时期的玉器制作提供了实物例证。

  近日,“2020中国网络诚信大会”在曲阜召开,来自全国各地的嘉宾,在孔子博物馆考察活动中,被一匹从战国“奔”来的黄玉马所吸引。

  这件战国圆雕黄玉马摆件(右图),为黄玉质,圆雕立马。长5.8厘米,宽1.7厘米,通高5.7厘米,如小孩儿的拳头般大小,仅重50克,但雕琢神形兼备,观之栩栩如生。

  玉马昂首挺胸,张目前视,钻双孔为鼻,马口微张,脑后马鬃呈竖棱突起,马尾卷曲打髻,腿部肌肉清晰,马蹄分明,前腿直立,后腿微曲,站立于方座之上。

  简练的外形下,制作者以阴线刻和浅浮雕的技法刻画出马的双眼、口、鼻、双耳以及鬃尾等细部,面部是温润的青黄色,棕褐色的沁斑被借用在胸、臀、尾等部位,以“俏色”工艺将皮毛的色泽和纹理呈现了出来。既神韵天成,又颇具雕塑艺术效果。玉马足下底座,既可保护马的四足,亦可增强器物的稳固性,工艺精湛,别具匠心,弥为珍贵。

  圆雕玉器是在商代后期发展起来的,多为人像和各种动物的立体圆雕,细部以阴线刻和浅浮雕表现;西周圆雕玉器较少,且多为小型,纹饰常以简练刚劲的线刻表现;春秋战国时期有许多动物造型圆雕玉器,一般形体较小,种类较多,主要有牛、羊、马、猪、狗、兔、鸭等,大多当佩饰。

  黄玉马是1978年在鲁国故城遗址考古发掘出土的精美玉器之一。出土古墓在今曲阜市孔林林道西侧的“望父台”墓地的西南。经研究考证,确定为战国晚期墓。根据黄玉马在墓中出土的方位及同时出土的带钩、铜镜等器物,可确定此器是装饰艺术品。

  战国时期,由于铁工具的出现及普遍使用,带动了琢玉工具的变革和技术的进步,琢玉技法更加多样化,并能将各种手法有机地结合到一件器物上加以运用。黄玉马的琢制就是采用写实的表现手法,熟练地运用了圆雕、阴线刻、浅浮雕、“俏色”等技法,刻痕清晰、干净,线条简洁流畅,钻孔匀称光滑,器表面打磨、抛光极其讲究,琢磨细致圆滑,光泽度很高,“俏色”技法的运用,使马的形象更加生动逼真。

  战国圆雕黄玉马摆件出土,丰富了现有战国时代玉器收藏,也丰富了以马为题材的艺术品收藏,为我们进一步了解和认识这一时期的玉器制作提供了实物例证。

万喜堂
上一篇:坚守手工雕刻礼荟居家居饰品一刀一刻只做“守     下一篇:治愈系萌鼠带我们在艺术的世界里重拾童趣